众彩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:众彩网 > 产品中心 > 周鸿祎和360,等待破圈

周鸿祎和360,等待破圈

发布日期:2022-11-20 20:44    点击次数:62

  转型的阵痛,在 3 60 身上体现的十分明显。

  10月27日,360发布一份“亏损数额较大”的财报,一度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。

  据其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2022年前三季度,360营收为69.34亿元,同比下降18.79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9.64亿元,同比扩大了295.73%。

  其中第三季度,360实现营收21.1亿元,同比下降27.7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5.66亿元,较去年同期扩大了462.85%。

  财报发布后,360就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。其中,对于公司营收降幅扩大,上交所要求360补充说明营业收入降幅扩大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,是否与行业趋势、可比公司情况相一致;以及说明公司核心业务及竞争力是否发生重大变化,营业收入是否存在继续下降的风险及应对措施。

  亏损之下,360也开始做起了“降本增效”的动作。最明显的莫过于,在财报发布前不久的裁员行为。

  前段时间,360被曝出裁员消息。据报道,360政企安全集团的安服业务成了此次裁员的漩涡中心,岗位涉及销售、售前、交付等部门。此前,华南地区已经历经了多轮裁员。

  360裁员背后,是一场漫长而艰难的转型。自2019年前后,周鸿祎将360转向B端安服领域后,360就开启了转型之路。

  2022年,周鸿祎押注的数字安全赛道成了黄金赛道,与此同时,360的转型也驶入深水期。

  回头来看,曾经站在互联网第一梯队,风光无限的周鸿祎和360,自按下转型键的那一刻起,都在等待一个破圈重回巅峰的机会。

  01.转型:从To C安全应用到To B安全服务

  360正在转型,从一家安全软件公司转型成一家数字安全公司。

  这中间,历经了十年光景。这十年间,周鸿祎一直追着风口跑,智能硬件、手机、短视频、甚至于近两年还传出造车的消息。

  或许令周鸿祎无比惋惜的,还是错失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期。毕竟在互联网发展初期,360凭借着杀毒软件也曾走至高点,与百度、腾讯其名。

  2016年,360从纽交所退市完成私有化。退市时,360的市值仅为93亿美元,和同样错失移动互联网黄金十年的百度(当时市值在五六百亿徘徊)相比,差距甚远。

  兜兜转转,周鸿祎还是回到了熟悉的赛道——安全。只是,业务重心从曾经的个人安全转向政企安全之上。

  2018年2月,360借壳回归A股。同年周鸿祎在世界智能大会上提出“安全大脑”全新概念,计划将360打造成一家大安全公司。

  第二年,周鸿祎和齐向东分向而行,360卖出奇安信(行情688561,诊股)的全部股份,自己做起了政企安全服务。2020年8月,360企业安全集团正式升级为360政企安全集团,明确发力“政+企”市场。

  此后,周鸿祎更是将网络安全一说换成了数字安全。2022年年初,周鸿祎宣布360全面转型数字安全公司。在周鸿祎看来,数字安全相比于解决小问题的网络安全而言,范围更大,手法、投入的资源都在改变。

  这背后,不乏大环境的原因。近年来,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都在谈数字化转型,尤其是2020疫情更是加速了数字化转型进程。

  此外,国家在2021年相继出台了《网络安全法》、《数据安全法》、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、《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条例》等诸多法规。安全的内涵已远超传统网络安全的范围。

  对于周鸿祎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新风口,还是他所熟悉领域的新风口,此时不追,更待何时?

  除了大环境背景外,360自身也到了不得不转型的时期。

  360的盈利模式还是离不开互联网的那一套流程——流量和广告。但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已然成了不得不面对的事实。

  从2019年开始,360的营收就开始持续下滑,2020年,净利润也开始持续下滑,且下滑幅度超过50%。

  从具体业务来看,360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三大板块: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、硬件业务和安全业务。从2019年开始,占360总营收近70%的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就开始了下滑。到2021年,360更是除安全业务之外其他业务营收都纷纷下滑。

  综合2019年到2021年的财报来看,360唯一逆势增长的业务就是安全业务。押注安全业务,或是360破局的关键所在。

  02.裁员、更名,转型进入深水期

  2022年,注定是不好过的一年。这不只是对360而言,更是所有互联网大厂财报并不好看的一年。

  三季度报的巨亏,或许也是让周鸿祎未能想到的事情。年初的周鸿祎,在短视频上气定神闲地说出:“360不裁员。”

  但裁员的消息还是来了,并且重灾区还选择在了最具发展势头的安全业务之上。裁员不是原罪。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,裁员是当前市场发展相对放缓背景下,公司用以降本增效的策略之一。这不是360一家的问题,而是整个产业的常态,国内外公司都是如此。

  “公司整个安服团队解散” 有网友在脉脉上爆料。对于具体的裁员比例,爆料人称根据地区不同有所差别,深圳仅保留少数几个岗位,部分区域甚至“直接解散”。

  这或许是不被外界理解的一次行动。毕竟,从2022年上半年财报来看,360营收下滑最为严重的是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和硬件业务,分别同比下滑了21.96%、13%。而面向B端的安全业务虽然收入只有10.38亿,占总营收的21.5%,但是保持了13.78%的同比增长。

  为什么降本增效选择了目前来说唯一还在持续增长的业务?原因还是在于转型,只是 360转型走入深水期,周鸿祎对安全业务的梳理和调整。

  在2021年的财报中,就隐约透露出To B的安全业务高速增长背后,其实有着更高的投入。在财报中,2021年,360安全业务保持71%的同比增长速度的同时,营业成本同比上涨了130%。

  尽管在2022年的财报中没有透露出安全业务成本和投入的具体数字,但2022年,360一直亏损的财报或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  前三季度,360历经了回A上市后的首亏。尽管这一次,360在财报中对亏损的解释是,受营收下降,以及对合联营企业投资损失和处置投资损失(主要是出售参股公司opera股权)所致。

  据了解,360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5.97亿元,这也导致其前三季度利润总额减少约5.97亿元。但前三季度亏损了近20亿,所以目光点依旧需要会到下滑的营收以及新业务的投入之上,尽管360在财报中并不对此有更多的披露。

  此外,在裁员消息中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信息——留下来的安服岗位会重新变更工作职责,整体转向城市运营。

  其次,在裁员消息曝出的前一天,周鸿祎发布一篇内部信,强调了三点内容:其一,360政企集团更名为360数字安全集团;其二,成立城市事业群;其三,为中小企业提供SAAS基础安全服务。

  综合来看,这一次选择在政企安服“修枝剪叶”,更像是将安全业务更集中到数字安全领域,客户群体瞄准G/N端,对于其他不赚钱甚至亏钱B端的安全业务直接砍掉。

  这里不得不解释一下To N。To N(Nation)是周鸿祎在一次采访中提出的概念。周鸿祎解释称,360从一家to C的公司变成了一家to Nation,面向国家服务的企业。

  在周鸿祎的解释里,To N一是面向城市和各级政府提供安全服务,二是面向很多大型企业,甚至中小微企业。

  “但实际上,从360目前在安全方面的布局来看,360的目标客户不是企业,而是政府。”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谈到。“回头来看,回A股上市其实更像是正本清源。”

  张书乐表示,360私有化退市回国后,本就已经把目标转向to N/G端,做To B则是前期适应市场和进行试错,目标依然是拿下更多政府订单,尤其是在全国范围内智慧城市建设如火如荼的当下,这将是一个远超C端且一旦成为基础设施则可长期盘踞的领域。

  03.360和周鸿祎等待破局

  现下的周鸿祎和360,都需要一个破局的机会。

  追着风口跑的红衣少年,没能成为“风口上的猪”。错失移动互联网十年黄金期的360,早已掉出互联网头部梯队。

  2018年,360回A股之处有过短暂的“回光返照”,股价一度飙升至65.67元,市值达4441.96亿元,较私有化时的93亿美元市值暴涨近700%。

  但也仅是昙花一现。截至发稿前,360股价已跌落至7.37元,总市值为526亿元。

  “360在安全领域从To C走向To B,并且瞄准数字安全方向,其实就是在寻找破圈的可能。”业内人士坦言。

  回到熟悉的安全领域,周鸿祎的商业嗅觉似乎又变得敏锐起来。

  数字安全市场呈现一片蓝海之势。一方面,随着数据安全阀等法律的出台,国家越来越重视数据安全。

  另外,数字化浪潮也在国家政策的引领下如火如荼的发展。2022年是新一轮数字经济建设周期的开局之年,全国数以万计的大中小企业都在主动拥抱数字化浪潮。

  和重点在网的网络安全重点相比,数字安全行业涵盖的范围更广:从底层基础软硬件到上层各类应用、系统,都在保护范围内。

  此外,数字安全则网络、硬件和更多范围皆可包含,在元宇宙、云计算和工业互联网等新构架下,这样的概念更具有包容性和前瞻性,也更容易触达B端的痛点。

  但服务B端客户,毕竟和曾经的C端业务,包括安全、搜索以及硬件产品的商业逻辑完全不一样。是否能够成功破圈,对360和周鸿祎来说,都是一个挑战。

  “360从安全软件公司走向安全公司,B端的需求比已经移动化的C端更强,依然有突破的可能。”张书乐看来,周鸿祎对商业的触觉是关联性上的跳跃,安全软件关联软件下载,却成功进入游戏推荐,诸如此类的打法,都有如“跳岛战术”(跨界破圈)。

  “360目前在智能汽车安全领域的拓展其实就是又一次跳岛战术。所要跳的岛,显然不是有‘安全’加持的汽车,而可能是安全呵护下的元宇宙,且还是工业元宇宙。”张书乐说到。

  不过,面向B端市场,360依旧有不少问题等待解决。比如说,政企安全市场主要着眼于数据安全、云设施安全、物联网络安全、工业互联网安全等细分市场,市场集中度低,竞争格局分散。

  此外,在数字安全领域,360避无可避地面临奇安信这样的老朋友、腾讯安全、华为、阿里等一众巨头,以及刚入局新玩家的竞争。

  “对于360来说,能否成功破圈,重回巅峰,这个是一个很难说的事情,但是360的整体发展依然是有一定的发展空间的。在当前的市场情况下,做好自己可能才是360最需要做的。”江瀚说到。



Powered by 众彩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