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彩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:众彩网 > 服务项目 > 顺丰海淘平台破产,快递大户们做电商屡战屡败 | 钛媒体焦点

顺丰海淘平台破产,快递大户们做电商屡战屡败 | 钛媒体焦点

发布日期:2022-11-20 20:01    点击次数:56

  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  继洋码头之后,海淘电商又折一个。

  据天眼查App显示,11月14日,丰趣海淘关联公司上海牵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增破产审查案件,申请人为李某某,经办法院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。

  而丰趣海淘正是顺丰投资的自营跨境电商平台,其母公司上海牵趣网络目前的大股东即为持股49%的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,创始人兼CEO任晓煜曾任顺丰国际电商服务事业部副总裁。

  事实上,作为“快递一哥”,顺丰从来不甘心只做一个物流商,自2010年就开始布局电商和零售赛道,推出多款产品,但至今仍没有跑出来。

  丰趣海淘折戟

  2015年1月,进军海淘业务一年后,顺丰正式推出了自己的跨境B2C电商“顺丰海淘”,采用特卖与商城相结合的模式,主营母婴用品、食品保健、美妆个护等品类,进口自美国、德国、荷兰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日本、韩国等国。

  具体运作上,背靠顺丰,在物流和供应链上占得优势,顺丰海淘舍弃风靡一时的买手制而选择了完全自营,直接在海外进行统一采购。物流环节则搭建了一个三层体系,分别是国内保税仓,主要屯放一些大规模采购的标品;位于中国台湾及中国香港的近海仓,以期在商品扩充上拥有更大的灵活性;远海仓,通过海外直发缩短商品到达用户手里的时间。

  不过,也因“顺丰快递物流形象比较强烈,而跨境电商业务从商品的品类规划,到购物体验的完整性,需要重塑更清晰的用户心智,给海淘一个更加明确的定义”,没多久,顺丰海淘便更名为“丰趣海淘”。

  随后,第三方资本开始进入。据了解,除顺丰于2015年的A轮注资外,丰趣海淘在2016年3月还获得了易成实业投资的青睐.

  业务方面由此拓展。2017年11月,丰趣海淘在重庆开出其首家智能无人便利店“Wow!”,店内设置一般商品区和跨境体验区,其中跨境体验区依靠全程的线上订单机制,占比超过80%。紧接着,“Wow!Beauty”智能美妆店、Wow全球精选店、Wow智能无人柜相继落地。

  但热闹终究是表面的,因缺乏电商基因、没有品控经验,假货、售后等口碑问题一直伴随着丰趣海淘,导致其没能拿下市场。易观发布的《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2季》显示,丰趣海淘只占据整个跨境进口零售市场的0.9%。

  到2019年,丰趣海淘更是陷入了欠款风波。根据上海法院的数据,截至2019年8月底,丰趣海淘欠供应商货款一项高达数百万元。除此之外,广告商、物流方、供应链金融资金方、职工等都在向丰趣海淘追要自己的被欠款项。

  风险信息显示,丰趣海淘法定代表人、CEO任晓煜2019年以来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、并被限制高消费。截至目前,该公司作为“历史被执行人”所涉及的被执行总金额已逾2475万元。

  针对此次破产,据网经社报道,任晓煜称公司早已解散,但大股东顺丰等不同意注销;平台早已停运,员工安置补偿也已基本完毕;“被申请破产”不代表公司真的破产,无论哪个巨头欠供应商或员工一万块没付,也可以被申请破产清算。

  顺丰零售,屡战屡败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丰趣海淘仅仅是顺丰零售棋盘上的一枚棋子。过去十多年,顺丰也已经在电商、零售业务上做了不下10次的“突围”。

  时间回到2009年的端午节,顺丰一个分公司突发奇想,借送快递之便给客户推销粽子,成功卖出了100多万,坚定了公司做零售的决心。

  于是,2010年8月,顺丰首次正式涉足电商,推出了“顺丰E商圈”平台,以出售食品为主,同时做了配套的支付平台“顺丰宝”。不过,经营不理想,很快便相继停运了。

  次年,顺丰改变思路,与深圳关内100家7-11便利店进行收发快递的合作,同时在关外自建20多家中转站,成为了“顺丰便利店”的前身。也因为持续亏损,在两年后关门大吉。

  2012年3月,顺丰又回归线上,推出了“尊礼会”,销售各类高端礼品,如消费卡、保健品、工艺品等。最终还是以经营失败而告终。

  但顺丰依然没有放弃,两个月后继续上线全新的生鲜电商平台“顺丰优选”,瞄准高端用户群体,主打进口食品和生鲜产品。作为公司“不能失败的项目”,顺丰优选也曾取得过不错成绩,至2013年12月,常温商品配送覆盖全国,生鲜商品也覆盖了237个城市;2014年双十一时期,单日业绩达到了7000万元。

  直到顺丰开始铺设线下店。2014年,借着O2O的风口,顺丰推出了与顺丰优选相对应的线下实体店——“嘿客”网络服务社区店,主打线下体验、线上下单,短时间内便在全国铺了近3000家门店。不过,因其完全违背了零售的本质,仅一年时间就关闭了大部分门店,留下几家转型为“顺丰家”,为时已晚。

  据顺丰借壳上市的鼎泰新材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,顺丰“已剥离业务商业板块”自2013年至2015年亏损分别是1.26亿元、6.14亿元、8.66亿元,合计亏损16.06亿元。而亏损的原因,报告中称“主要是因为顺丰商业自2014年开始集中铺设线下门店所致”。

  2016年9月,伴随着便利店的火热,顺丰家又改名为“顺丰优选”。从那开始,顺丰的线上电商平台和线下零售店统一了名称,其定位变成“快递+便利店”。

  之后的发展却也不甚顺利,延续着几乎每年一换CEO的传统,至2019年4月迎来了关店潮,据称将退出华东、西南市场,只保留北京、华南市场。

  此外,除了海淘平台及相应的线下店,顺丰还于2017年11月布局了无人货架“丰e足食”,主打熟人市场,装置在办公楼宇大厅、写字间走廊等公共区域;2019年10月,其创始人王卫通过明德控股投资了本来生活网,后者是一家生鲜电商;于2021年1月正式上线了社区团购小程序“丰伙台”,采取的是“快递到家”模式,由快递小哥担任团长的角色。

  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  因丰伙台只存在了不到两个月,丰e足食成为了目前顺丰零售棋盘上仅剩的棋子。天眼查App显示,丰e足食最新于2022年2月获得了由软银亚洲风险投资公司领投的3亿元A轮融资。彼时,其无人零售业务加上B端(企业)业务销售额已突破单月1亿元,用户体量达千万人级别。而品牌运营方深圳市丰宜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2020年度报告显示,2020年丰e足食主营收入约4.93亿元,亏损1.4亿元。

  从传统电商到生鲜电商、跨境电商,从纯线上到O2O、新零售,顺丰几乎赶上了零售行业的每一次风口,但依然没有成功,业内认为,主要在于顺丰没有电商基因。“物流属于服务能力,并非零售能力,零售需要供应链能力、对消费者的洞察等方面的能力,顺丰还不具备核心的零售能力,这是顺丰零售做不起来最主要的原因。”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曾对媒体如是分析。

  快递大户们跨界未果

  事实上,不止顺丰,快递企业跨界零售,近年来越来越多见。

  以韵达为例,早在2014年,就曾上线过海淘代购网站“易购达”;2015年,还曾上线过采用自营模式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——优递爱(UDA);2019年12月初,成立了广州韵必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为张云杰;大概半个月之后,又一次斥资6400万在安徽接连成立8家电商公司,最终受益人为韵达股份实际控制人聂腾云。

  此外,中通曾在2015年投资了小麦公社(后转型小麦便利店),在2018年2月正式入局无人货架市场;圆通曾在2014年启动了旗下特产电商平台“一城一品”,2017年升级驿站为兼顾寄收快递的实体便利店“妈妈菁选”;申通曾在2016年斥资2亿元打造O2O模式的“巨贤百味”品牌实体店。

  百世曾在2015年推出旗下快消品B2B平台“百世店加”,2016年收购成都wowo连锁便利店,同时推出百世邻里项目,整合便利店资源;中国邮政则曾推出“百全连锁超市”“友邻居便利店”等项目。

  但都同顺丰类似,未有跑通者。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,包括“三通一达”、顺丰、百世在内,电商业务目前仍未对其主营业务有大的影响。

  中国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曾在媒体采访中提到,快递企业介入电商领域,有其物流配送和客户资源优势,不过,在电商经营专业性、销售能力方面并不具有优势。

  参考:

  《顺丰的“零售持久战”:为何屡败屡战?》,来源:全天候科技;

  《快递公司集体抢滩零售,真枪实弹还是锦上添花?》,来源:亿欧网。

  

  



Powered by 众彩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