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彩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:众彩网 > 媒体报道 > 杨国福隐忧:直营店仅3家,靠赚差价收割加盟商 | IPO速递

杨国福隐忧:直营店仅3家,靠赚差价收割加盟商 | IPO速递

发布日期:2022-11-20 19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
  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  主要食材来自第三方、规模全凭加盟店支撑,“麻辣烫第一股”杨国福又要IPO了。

  日前,杨国福拟在港交所发行H股上市的相关申请已获中国证监会批复。此前,杨国福曾在2022年2月向港交所递交过招股书,并于8月末失效。

  钛媒体App注意到,号称“麻辣烫第一股”的杨国福,旗下餐厅数量有5783家,直营门店仅3家。公司5成以上收入来自转售第三方采购的食材。钛媒体App曾就大量加盟门店如何管理、食品安全如何保障等问题向杨国福方面求证。截至发稿,并未收到对方回复。

  直营店仅3家,加盟业务收入占比超9成

 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杨国福在中国的中式快餐市场中排名第一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,杨国福麻辣烫分别实现11.82亿元、11.14亿元、11.63亿元的营收。同期,杨国福麻辣烫的净利润分别为1.81亿元、1.69亿元、2.02亿元。

  与其说杨国福卖麻辣烫赚钱,不如说它是中间商赚差价。

  据悉,杨国福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加盟餐厅,包括收取加盟费和系统维护费,以及向加盟商销售货品。报告期内,加盟餐饮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7.6%、94.8%、94.3%。此外,转售向第三方采购的食材、调味品等产品收入占到公司总营收的5成以上。

  杨国福收入组成,来源:招股书

  据悉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前三季度,杨国福旗下餐厅数量分别为4721家、5253家、5783家。其中,境内加盟餐厅数量分别为4708家、5236家、5759家,境外加盟餐厅数量分别为8家、15家、21家。同期自营餐厅分别为5家、2家、3家,均在境内。

  数量庞大的加盟店,无疑增加了杨国福的管理难度。而向第三方采购麻辣烫所需的主要食材再转售给旗下门店的做法,似乎也为杨国福的食品安全问题埋下了隐患。

  杨国福在招股书中透露,为确保食材质量和安全,公司对加盟店实行统一采购,这些统一采购的货品,一部分来自于杨国福位于四川的工厂,另一部分来自于第三方供应商。据悉,杨国福四川工厂主要生产麻辣烫汤底料及其他主要调味料;而麻辣烫所用到的食材(含常温食材、冻品食材)、调味料、设备、包材以及其他物料都从第三方采购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极速扩张的同时,杨国福关闭的门店也不在少数。2019年,杨国福关闭餐厅1068家,新加盟986家;2020年关闭939家,新加盟1467家;2021年1-9月关闭439家,新加盟962家。经统计,33个月,杨国福关闭2446家店,新加盟3415家店。

  投诉、处罚屡见不鲜,食安问题层出不穷

  事实上,杨国福在门店管理上的漏洞,早已体现在食品安全问题上。

  钛媒体App注意到,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“杨国福麻辣烫”的投诉量达441条,其中大量投诉内容称“麻辣烫中吃出蟑螂、苍蝇、头发等异物”,直指杨国福餐饮存在严重的食品卫生安全问题。

  来源:黑猫投诉

  值得注意的是,杨国福已经不止一次因为食品安全问题遭遇监管的整顿、处罚。

  2021年8月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开新闻通气会,公开6起群众关注的食品安全案件查处情况,杨国福麻辣烫就在其中。

 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报,去年7月,在市场监管总局的统筹指导下,广东、上海、河北等1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市场监管部门全面排查了辖区内杨国福麻辣烫门店3323家,责令整改841家,警告5家,立案查处24件。

  随后的9月,据“北京海淀市场监管”微信公众号,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辖区品牌门店进行全覆盖监督检查,其中,杨国福麻辣烫三家门店被依法责令整改、予以警告。

  同年12月,北京市消费者协会针对近期市、区市场监管局发布的食品安全问题通报,整理了存在食品安全问题的企业名单,其中,杨国福麻辣烫又因为门店存在食品安全问题上榜。

  据中国质量新闻网2022年11月2日报道,近期,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持续开展餐饮食品安全大检查工作,对海淀区15家餐饮门店依法查处。其中,招牌名称为“杨国福麻辣烫”的北京共享星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因存在后厨环境不洁的问题,被责令改正、给予警告。

  典型家族企业,IPO前突击分红1亿

  招股书显示,杨国福、其妻朱冬波、其子杨兴宇分别持有杨国福集团38.79%、38.79%和19.39%的股权,三人为一致行动人关系,按杨国福的指示行事。剩下3.03%的股权,由雇员激励平台(即上海福果果)及第三方管理伙伴负责人激励平台(即上海圣恩福)持有。

  除此以外,杨氏夫妇的不少亲戚也在公司里担任要职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杨国福的表妹韩晶担任公司股东代表监事兼监事会主席,杨国福的表妹夫、韩晶的姐夫孙伟担任公司执行董事、子公司四川杨国福董事兼总经理。此外,杨国福配偶朱冬波的多位亲属也在杨国福众多子公司担任董事、总经理等职务。

  可以说,杨国福是典型的家族企业,不仅股权高度集中,而且亲属关系庞杂。

  某知名上市公司总裁曾说过,“家族企业最大的弊病就在于社会精英进不来。大家各有各的想法,要决策某件事就很难,容易耽误商机。长此以往就会限制企业的发展。”而且家族企业掌权,更容易发生任人唯亲,从而滋生一些内部管理问题。

  钛媒体App注意到,杨氏家族的不少亲戚也与公司存在业务往来,包括加盟业务、零售产品经销、第三方管理。

  以加盟业务为例,包括朱冬艳在内的14个关联人士为公司授权的加盟商,经营“杨国福”品牌麻辣烫餐厅。报告期内,交易金额1176.68万元、1204.26万元、1590.36万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IPO前夕,杨氏家族曾突击分红近8000万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杨国福于2021年9月向权益股东宣派过往年度的股息人民币1亿元。经扣除个人所得税人民币2000万元后,有关股息已于2021年9月支付。结合杨氏家族的持股情况,意味着这次IPO前突击分红税后所得8000万元,几乎全进了杨氏家族的腰包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App,作者 | 马琼,编辑 | 孙骋)

  

  



Powered by 众彩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